圣良一世
公元 400-461 年

圣良一世大教宗 (公元 400-461 年)

庆日:11月10日

圣良一世出生于意大利;在公元440年,登上伯多禄宗座,成为人灵的善牧和父亲。在他任内,有加采东大公会议,肯定耶稣基督是两性一位:真人真天主的信理。圣人竭力巩固信理的完整,维护教会的统一。他的讲道和祈祷,对罗马礼仪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他对野蛮人的侵袭,或竭力抗拒,或予以安抚,刚柔并重,堪称马「大教宗」。四六一年安逝,十一月十日是圣良一世的庆日。


借斋戒与施舍以清洁心灵

至爱的各位,上主的仁慈时时充满大地。大自然本身教训每一个信友,该崇敬天主。因为天、地、海洋、以及整个世界的一切,都显示出造物主的慈善和全能。天主使万物供人享用,这万物奇妙的壮丽,要求有理智的受造物合理的表达感谢之情。

可是现在,我们又临近了那特别追念人类得救奥迹的时期,引导我们走向逾越节的时期;因此,我们要加倍用心,清洁我们的心灵,做好准备工作。

逾越节的特色,是整个教会因获得罪赦而欣喜。当然,这种罪赦不仅给予那因洗礼而获得重生的人,而且也给予那已成为天主义子的人们。

是的,重生的洗礼的主要效果,是使人成为新人;可是人领洗后,还该日日求新,不断与我们本性的缺点交战;我们无论进步到什么阶段,仍应常努力向前进取。因此我们都应努力向善,以便在救赎之日(复活节)都能摆脱旧生活的罪恶。

为此,至爱的各位,一个教友时时刻刻所应该做的,如今更该用心,更该热诚地去做,好使使徒定的四旬斋戒得以实行。斋戒不仅在于减少饮食,而尤其在于革除恶习。

如果我们圣善的斋戒,与慈善事工相配合,那就再好没有了;所谓的慈善事工,包括很多可歌可颂的爱德行为。这样,虽然每人拥有的财富不均,却都能有相等的功绩。

原来,我们对天主及人所应有的爱,不会遭遇任何阻碍,而致使人不能自由地希望别人得到好处。天使曾唱过:「天主在天受光荣,主爱的人在世享平安。」凡是对那遭受苦难表现爱心与同情心的人必蒙降福。他不但拥有爱德,而且也得享平安。

其实,慈善事工的范围非常广大,因而能使任何信友实行济贫的工作;不论是巨富殷商,或是小康与穷人,都能量力而为。虽然,济贫的能力,有大有小,而对人的爱心,却能是一样的。


基督生活在祂的教会内

亲爱的诸位,无疑的,天主圣子取了人性,就与人性密切结合;因此不但在祂这人身上── 这人是受造物的首生者──,而且在众圣人身上,只是同一个基督;就如头不能与肢体分离,同样,肢体也不能与头分离。

「天主是万物之中的万有」,这不是指的现世生活,而是指的永远的生活。但是,即使现在,天主以不可分离的方式居住在祂的圣殿中 ── 祂的教会内,一如祂所应许的:「看哪!我要与你们常常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结。」

天主圣子为使天人和好,所行所言的一切,我们不仅在过去的历史上得以知道,而且借祂现在所有的作为而能体验到其实效。

是那位因圣神而生于贞女的基督,借同一圣神的默化,使纯洁的教会成为多产的母亲。使它借着洗礼,给天主产生无数的子女。圣经论及这些子女说:「他们不是由血气,也不是由肉欲,也不是由男欲,而是由天主生的。」

是在基督身上,亚巴郎的后裔蒙祝福,因为全世界将承认是他的后代:当天主应许他的子孙借信德、而非借血统而诞生时,圣祖便成了万民之父。

是基督把天下万民合成一牧一栈,没有一个民族除外;祂天天在应验祂所曾预许的:「我有其他不属于这羊栈的羊,我该领导它们来皈依我;它们将听我的声音,而成为一牧一栈。」

基督虽曾对使徒之长伯铎说:「你要牧养我的羊」,但事实上,祂自己是所有牧者职务的唯一总管;那来到伯铎那里的羊群,是祂在丰美的草场中喂养它们;因此,有无数的羊,蒙受了祂爱心的关注,便毫不迟疑地甘愿为牧者之名效劳,虽死不辞,就如善牧不惜为羊群舍生。

不只是殉道者的英勇,而且所有相信及在洗礼时重生的子民,无一不是与祂分担祂的苦难。

我们之所以用正直真诚的无酵饼、依法举行主的逾越节就在于此:旧日邪恶的酵母除去后,新的受造物就以主基督作饮食,饱享盛宴。

原来,我们领受基督的体和血,就是要使我们与所领受的同化。祂使我们与祂同死、同葬、同复活;我们要在心灵中和肉身上带着祂的形像。


我们与天主和好的奥迹

倘若我们说,我们的主、贞女圣玛利亚之子是一个真正而完美的人,而不相信祂这个人出身于福音所说的那个家族,则对我们毫无益处。

因为玛窦福音以「亚巴郎之子、达味之子耶稣基督的族谱」开始。这样,祂人性的族谱由亚巴郎按照系族的序列,直传到我主之母所许配给若瑟为止。

但路加圣史,从耶稣开始,一代代推上去,直到人类的始祖为止,以说明第一亚当,和新亚当是同种同族的。

毫无疑问的,天主子以祂的全能,尽可借人的形像显现给人,以教导人、圣化人,一如祂显现于古圣祖与先知们的方式:比如与雅格交战或与亚巴郎交谈,或接受他的招待,甚或取用供给祂的食物。

可是,天主的这种显现只是预像,奥妙地预示或预告将来的救主。祂将实实在在从圣祖的族系中摄取真正的人性。

因此,在这种种预像中,并没有一个能实现我们与天主和好的计划,虽然这计划是天主从永远就已安排的。因为那时候圣神尚未降临在贞女身上,至高者的能力尚未庇荫她,好使智慧能在她纤尘不染的圣胎中,为自己建造一个宫室,并使圣言成为血肉。天主性与奴仆的人性竟在一个位格上相联合为一,而使超越时间的造物主,能在时间内诞生,那造成万物的圣言能生于万物之中。

原来,那「带着罪恶肉身的形状」的新人,如果不接纳我们原祖的人性;那与天父同一性体者,如果不愿与贞母共有同一性体;那唯一无罪者如果未曾与我们的人性合而为一,那么,整个人类仍然普遍地隶属于恶魔的权下。假设基督所从事的战斗与人性无关,我们就不能分享祂的胜利。

但是,借基督与人性这个奇妙的结合,我们重生于天主的奥迹照耀在我们身上:正如基督借圣神而受孕并诞生在世,同样,我们也是借同一圣神而重生,获得超性的生命。

故此,圣若望圣史论及信友们说:「他们不是照血统,不是由肉欲,也不是由人意,而是由天主生的。」


基督的十字架是一切福泽的泉源及一切恩宠的原由

我们的理智受到真理之神的光照,应以纯洁自由的心灵、接受那照耀天地之十字架的荣耀;要以内心的锐利眼光去观察,基督在论祂即将面临苦难时所说的话有什么意思: 「时候来到,人子要得到光荣」;然后,祂又说:「如今我灵悲伤,我能说什么呢?父啊!救我脱离这个时刻吧!但我正是因此而来到这个时刻。父啊!光荣祢的儿子吧!」当时,圣父的声言自天而发说:「我已光荣了祢,而且我将来仍要光荣祢。」耶稣便回答周围的群众说:「这个声音不是为我,而是为你们而发。如今是审判世界的时候,如今此世的首领要被逐出。至于我,当我从地上被举起来时,我将吸引一切都来归向我。」

十字架的力量多么奇妙啊!苦难的荣耀真是不可言喻啊!在十字架上有上主的法庭,有对世界的审判,有被钉者的权能!

主啊!祢曾吸引一切来归向祢,使那只在犹太圣殿中所曾举行的象征性祭祀,得在全球各民族之中,以圆满而明显的圣事方式举行。

如今的肋未品级远比过去显耀;如今长老的地位远比过去尊高;如今祭司的受傅礼,远比过去神圣,因为祢的十字架是一切福泽的泉源,一切恩宠的原由;信友们借它,在软弱中得到神力,在凌辱中得到荣耀,在死亡中得到生命。如今各种血肉的祭祀完全废止;而祢的圣体圣血唯一的祭祀综合并完成了所有其他祭祀,因为祢是真正的「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这样,祢在祢身上完成了一切奥迹,使万邦成为一个王国,正如祢的唯一祭祀代替了其他一切祭祀。

故此,亲爱的诸位,我们要明认那万民的导师圣保禄使徒所明认的,他说:「这句话是确实的,值得完全接纳:基督耶稣到世界上来,是为拯救罪人。」

从此看来,天主对我们的仁慈更是奇妙,因为基督受死不是为义人,也不是为圣人,而是为不义和不敬主的人:天主性虽不能受死亡的侵袭,祂却取了人性的身体,由我人中出生,好能为我们受死,自我牺牲。

过去,祂曾借着宣报祂自己之死的势力、威胁我们的死亡:因为祂借欧瑟亚先知说:「死亡啊!我将是你的死亡,阴府啊!我将是你的毁灭。」祂借着死亡曾屈服于阴府的法律之下;祂借着复活却摧毁了那些法律。这样,祂取消了死亡的永久性,把它变为暂时的,诚如圣经所说的:「众人皆因亚当而死亡,照样,众人也因基督而获得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