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猷定
公元 100-165 年

圣猷定 (公元 100-165年)

庆日:6月1日


殉道圣犹定护教书

举行感恩祭

一个人若不信仰我们所宣讲的真理,未曾领​​受过洗礼,而获罪赦与重生,也不按基督的教训而生活,他绝不可以参与我们的感恩祭。因为我们所领受的饮食不是普通的饼,也不是普通的饮料。但是正如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借天主的圣言,为了我们的救援,降生成人,取了血肉。同样,我们深知:那借着感恩祷词 ── 即受自基督的话,所圣化的食物 ── 那借同化过程滋养我们血肉的食物,就是降生成人的耶稣的血肉。

宗徒们在他们那称为福音的回忆录里,传下了耶稣的这项命令:祂拿起饼,感谢了,并说:「你们要这样做,来纪念我,这是我的身体」;同样,祂拿起酒杯来,祝谢了,说:「这是我的血。」当时耶稣把这饮食只分给了宗徒们。从那时开始,我们就常不停地纪念这事。我们当中那富有的常赒济穷人,我们彼此常合而为一。我们每次献祭时,常透过天主子耶稣基督及圣神,赞颂万物的造物主。

在称为日曜日的那一天,所有的信友,不论住在城里的,或住在乡下的,都团聚一处,按时间许可,恭读宗徒们的回忆录或先知书。读经员诵读完毕,主祭者讲道,劝勉我们要把所听到的美好教训付诸实行。然后,我们起立,诵念祷词。当我们祈祷结束时,一如适才所说,就拿上饼、酒和水来。主祭者用全神来诵祷感谢,信众则欢呼:「阿们。」然后杷刚借感恩经圣化的饼和酒分给在场的信友恭领。至于那不在场的信友,则由执事带给他们。

那富有而自愿施舍者,可按个人之所愿,自由奉献;所收的捐款放在主礼面前,是他用来帮助寡妇、孤儿、贫病交迫者,被监禁者,旅行者;总之,所有需要照顾者,莫不受到他的照顾。

但我们团聚,总是在日曜日,首先因为这是第一天,天主在这一天变化了黑暗与物质,而创造了世界。其次是因为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在这一日从死者中复活了。因为,基督曾在星期五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而在死后第三日,即日曜日显现于祂的宗徒与门徒面前,并教授他们许多真理,就是我们现在向你们讲述的真理。


致刁臬督书

天主借圣子启示了祂的爱心

没有一个人看见过天主,或认识过天主:而是天主显示了自己。祂是借信仰显示自己,因为人只有借着信仰才能看见天主。那创造与治理万物的上主、万有的天主,对待世人不仅充满爱心,而且宽恕容忍。祂在过去、现在、将来,都是如此:慈祥、和蔼、不动怒、信实可靠。的确,唯有天主是慈善的;但在祂想出一项伟大而不可言喻的计划后,祂只把它传达给自己的独子。

所以,只要天主隐藏或保留祂的明智计划,祂就似乎对我们不关怀,不照顾。可是,在祂通过祂的爱子揭示,并公布祂自始所准备的一切之后,祂便同时把祂的一切完全赐给了我们:使我们了解祂,看见祂,并享用祂的恩赐;这一切有谁能预料得到呢?

为此,天主曾和祂的儿子在祂内安排了一切,但直到预定的时间来临,祂就让我们随从我们的私意,顺从私欲偏情的妄动,沉迷于肉欲与享乐中;这绝不是因为天主喜欢我们的罪。而是因为祂暂且容忍我们。这也不是因为天主赞成那个罪恶的时期,而是因为祂要准备现在这使人成义的时期。目的是使我们经过这段时间的考验,深信自己的行为不配获得永生,而是天主仁慈现在使我们幸免死亡。而且,当我们自知只凭己力,决不能进入天国时,天主的全能才给我们能力,使我们进入天国。

可是当我们罪恶滔天,明知就要接受痛苦与死亡的报应时,天主给我们表现祂仁慈和德能的时间就来到了(天主的慷慨、仁慈真是无限无量啊!):祂并不恨我们,也不弃绝我们,或惩罚我们,反而容忍我们,原谅我们,甚至大发慈悲,自己承担我们的罪,亲自把祂的儿子赐给我们,作为我们赎罪的代价:以圣者救赎罪人,以无辜者救赎恶人,以义者救赎不义者,以不朽者救赎腐朽者,以不能死亡者救赎有死有坏者。除了基督的义德外,还能用什么来掩盖我们的罪恶呢?除了唯一的天主圣子之外,不义不孝的我们还能借谁来使我们成义呢?

所以,多人的不义都靠一个义人被掩盖;一人的义德竟使多人成义:这是多么温柔的改变!多么不可思议的措施!这是多么出人意料的恩赐啊!


我信仰了基督徒的真实道理

圣人们被捕,并且被押解到罗马总督罗斯蒂那里。当他们出现在法庭前时,罗斯蒂对猷定说:「首先你要朝拜诸位神明,并服从皇帝。」猷定回答说:「我们服从我们的救世主耶稣基督的命令,人们不能为此而控告我们或处罚我们。」

总督罗斯蒂说:「你信仰什么教义?」猷定说:「我曾努力学习一切的道理,可是我却信仰了基督徒的真实道理,虽然这些道理使那些被囚禁于错误中的人们所不喜爱。」

总督说:「你这可怜虫!你喜爱这些道理吗?」猷定说:「是的,我遵循这些,便找到了真信仰。」

总督说:「这种信仰是什么?」猷定说:「我们恭敬基督徒的天主;我们信祂从开始就是创造整个有形和无形宇宙的唯一造物主;我们也恭敬天主之子,耶稣基督,祂是先知们所预言要来为人类宣报救恩的使者,和有益的知识的导师。我只是一个凡人,我想我的话与祂无限的天主性相比,实在无足轻重;但是我承认预言的能力,先知们事先预言过,如同我刚才所说的:祂是天主之子。所以你要知道,先知们由于上天的启示曾经预言祂要来到人间。」

总督罗斯蒂又说:「那么,你真是基督徒吗?」猷定回答说:「是的,我是基督徒。」

罗斯蒂说:「你听着!人们说你是有学问的人,你也想像你拥有真实的道理。如果你受鞭笞,然后被斩首,你相信你将升天吗?」猷定回答说:「如果我忍受这些,我就可希望我将在天上有我的住所。我知道凡善生的人,天主的酬报要一直为他们保留到宇宙毁灭时。」

总督说:「那么你真的想像你将升天堂,去领受美好的赏报吗?」猷定说:「我不只是想像,而是确切知道,而且深信无疑。」

罗斯蒂总督又说:「让我们言归正传,这是当务之急,刻不容缓的。所以,你们大家都要同意,一起向诸神献祭!」猷定回答说:「有正确思想的人,谁也不会扬弃对真主的敬礼,而去事奉邪神。」

总督又说:「如果你们不遵命献祭,就要受酷刑。」猷定回答说:「我们所渴望的,正是为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受苦而得救。因为这一切会带给我们救恩和信心,使我们能面对比这更可怖的法庭,在那里我们的主救主将审判整个人类。」

其他的殉道烈士们也同样宣称:「你要作什么,悉听尊便。我们都是基督徒,绝不向偶像献祭!」

于是罗斯蒂总督宣判说:「凡不愿服从皇帝命令而向诸神祭祀者,依法将被带去受鞭笞,并处以斩首之刑。」烈士们听到判刑后,一面颂扬天主,一面走向刑场。头一落地,便这样因承认我们的救世主而完成了他们的殉道壮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