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尔纳铎
公元 1090-1153 年

伯尔纳铎 (公元 1090-1153年)

庆日:8月20日


圣母侍立十字架旁

童贞圣母的殉道之苦,在西默盎的预言中、和吾主的受难史中、都曾提到。年高德劭的老人论及婴儿耶稣、向玛利亚说:「请看,这孩子将要成为受反对的目标,一把利剑将要刺透你的心灵。」

可赞颂的母亲,真有一把利剑刺透了你的心灵。假设这把利剑没有刺透你儿子的肉体,也就不能刺透你的心。诚然,这属于你的耶稣──虽然也属于众人,可是祂特别属于你──断气后,那无情的长矛并没有刺透祂的心灵;长矛没有怜惜一位死人,可是它却不能再使祂感到痛苦,却刺开了祂的肋旁,可是它所刺透的却是你的心灵。耶稣的灵魂的确已不在那里,但是你的灵魂却不能逃避。是痛苦的力量刺透了你的心灵,我们理应宣称你是「超级殉道者」;因为你所受的苦痛,确实超过人体所感到的痛苦。

「母亲,这就是你的儿子!」这句话为你不是比利剑更厉害吗?它刺透你的心灵,甚至使灵魂与精神分离。这是怎样的交换啊!若望被交付给你,以代替耶稣,你满怀热情的心灵、怎能不被刺透呢?仆人代替主人,弟子代替老师,载伯德之子代替天主之子,凡人代替真​​天主!我们的心虽然坚硬如铁石,稍一回忆这句话,也会被撕裂,你一听到这句话,怎能不「心痛欲裂」?

弟兄们,你们不要惊讶:玛利亚被称为心灵上的殉道者。谁忘记了保禄所说,外邦人最大的罪孽之一,就是「无情」的话,才会惊讶。这样的罪,圣母的心中绝对没有,她忠仆的心中也不会有。

但是也许有人说:「难道圣母没有预先知道耶稣要死吗?」毫无疑问。 「难道她不知道祂不久就要复活吗?──她坚信不疑。既然如此,她看到耶稣被钉,还会感到痛苦吗?是的,痛苦万分。弟兄!你是谁?你的智慧从何处而来,使你对玛利亚的痛苦,比对她儿子的痛苦更惊奇呢?圣子能在肉身内死亡,难道圣母不能在心内与祂一同死亡吗?是爱德使耶稣受死,人间没有比这更大的爱;是爱德使圣母忍受痛苦,人间没有其他母亲的爱能与之相比。


为上主所预备、为古圣祖们所预示的女子

只有生于童贞女的诞生才与天主的尊高相称;同样,也只有这种生子的方式适于一位贞女:她所生的就是天主。因此,造人的天主应从众人中拣选,或最好说,创造一位相称而使自己中意的母亲,以使自己生自人,并成为人。

为此,祂愿意祂的母亲是一位贞女,好由无玷之母出生无玷之子,以便后来涤除万民的罪污。

祂愿意祂的母亲也是良善心谦的,好由良善心谦者,出生良善心谦之子,祂将成为这些美德的楷模,这些美德为万民的得救也是必需的;所以祂先启发她发愿守贞,赏给她谦逊美德,然后才赐她怀孕自己。

否则,倘若她有些许缺点,非来自圣宠,天使怎能向她说:「万福,满被圣宠者」呢?因此,那将怀孕并将产生圣者中之圣者的女子,早已在心神方面领受了守贞与谦德的恩赐,好使她在肉体方面也是圣洁的。

这位王家贞女,身洁心清,诸德俱备,美丽超群,容光焕发,甚至引起天上神圣的注视:天上的君王开始恋慕她,从天上给她颁布圣旨。

福音记载:「天使奉天主差遣到一位童贞女那里去」。她冰清玉洁,矢愿守贞,像保禄使徒所描写的,她身心圣洁;而且她不是最后或偶然被发现的,而是自永远即被拣选的,由至高者天主所预先认识的和准备好的,由天使所保卫的,由古圣祖所预示的,由先知所应许的。


时期一满,圆满的天主性就出现了

「我们的救主天主的良善和人性已显现了」。我们要感谢天主,因为祂在我们旅居此世,在此充军与苦难的时期,给予我们许多安慰。

天主子降生成人之前,天主的良善仍是隐藏的。当然,祂的良善很早就存在,因为上主的慈善是永远的。但如何才能认出祂的慈悲呢?天主曾应许过,但人未曾体验到;因此,曾有许多人不相信。是的,「天主在古时,曾多次并以多种方式,借着先知对我们的祖先说过话。」祂曾说:「我对你们所怀的计划,是和平而不是灾祸的计划。」可是那曾受苦受难,而从不知和平的人能答覆什么呢?他们说:「和平、和平,实际上却没有和平。」因此,和平的使者们曾苦苦哭泣着说:「上主啊!有谁会相信我们的报导呢?」可是如今,愿人们至少相信他们亲眼所看到的,因为「上主的证明已成为极其可信的。」而且,「天主在阳光中设置了自己的帷帐」,好使视力极坏的眼也能看到。

注意!这不再是预许的和平,而是已送来的和平,这不再是延期的和平,而是已赐下的和平;这不再是预言的和平,而是已实现的和平。这好似天主圣父把一个装满自己慈悲的口袋,送到地上来了。我所说的口袋,在基督受难时破裂了,袋内所装的一切,即赎罪代价,就都倾流出来了。是的,这个袋子虽小,却装得很满。诚如依撒意亚先知所说的:「有一个婴儿为我们诞生了」,但「在祂身上却住有完整而圆满的天主性」。因为「时期一满」,天主完整圆满的本性就出现了。祂带着肉身而来,好使我们的肉眼看到祂,这样,当祂的人性显示时,祂对人的慈善也能为人所体认。天主的人性一旦出现,天主的良善就不能再隐藏。有什么比天主取了我的肉身降生成人的事实更显示出天主的慈善呢?我说,天主取了「我的肉体」,意思是说:天主没有取那亚当犯罪前的肉体。

有什么比天主接受了我们可怜的处境,更清楚地证明祂的慈爱呢?天主圣言为了我们的缘故变成了草芥。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实更能表现祂的丰富慈爱呢? 「上主,世人算什么,祢竟眷顾他;人子算什么,祢竟怀念他?」愿我们从天主降生成人的这个事实深深认识到:天主如何照顾人,如何怀念人,同情人。世人哪!你不要问,你受什么苦;但要问祂受了什么苦。你该从祂为你所做的一切事上,体认祂多么器重你,好使祂的良善,从祂的人性上,显示于你。因为祂在人性方面越卑下,也越显示出祂慈爱的伟大。祂为了我越是自卑,祂为我也越是可爱。故此,圣保禄使徒说:「我们的救主天主的慈爱和祂的人性,已经显示出来了。」诚然,天主的慈爱与人性多么伟大、多么显明:祂愿把人性与祂的天主性结合,这个事实确是祂慈爱的伟大证明。


论默观的等级

我们要站在稳妥的地上,我们要全力依附基督──永不动摇的磐石,就如圣经所载:「祂放我在磐石上,稳定我的脚步。」我们这样站稳之后,就要开始默观天主,看看祂要对我们说什么,我们要如何答覆祂的指摘。

亲爱的弟兄们,默观的第一级就是我们不断地思考:上主愿意什么,祂喜欢什么,在祂眼中祂悦纳的是什么。因为我们在许多事上得罪了天主,我们的倔强时常与天主的圣意作对,因而不能与祂合一及相契。所以我们该在至上天主的威能前谦诚忏悔,一心仰望祂的慈目垂视我们可怜的处境,向祂说:「主,求祢医治我,我必获得治愈;求祢救我,我必会得救」;「主,求祢可怜我,医治我!因为我得罪了祢。」

我们的神目既借这种思想获得净化,我们的生活不再充满悲酸苦痛,却在天主的神内,获享极大的喜乐;那时,我们不再考虑:天主在我们身上的旨意是什么,而是天主圣意本身究竟是什么。

因为我们的生活就是在于实行天主的圣意;我们深信,在任何事上没有比「承行主旨」为我们更为有用,更为有益的。因此,我们若愿意保持我们灵魂的生命,就该小心翼翼,不要违背天主的圣意。

当我们随从那寻求天主奥秘之圣神的指引,在神修方面稍有进展时,我们就该默想:上主是何等甘饴;祂本身如何美善。我们要同先知一起祈祷,求使我们认识上主的旨意,并拜访祂的圣殿,而不是巡视我们的心,同时向天主说:「我的灵魂惴惴不宁,因此我将怀念祢。 」

整个灵修生活系于这两种因素:当我们想到自己时,就惊慌不安,我们的悲伤会带来救援;当我们默观天主时,便精神振作,并在圣神内获得欣慰;因此,前者使我们产生畏惧与谦逊;后者激起希望与爱火。


我爱,因为我爱;我爱是为了爱

爱为它自己足够了,它借自己并为自己而喜悦。爱就是它自己的功劳,就是它自己的赏报。爱不需要外在的原因或结果:爱的果实就是爱的本身。我爱,因为我爱,我爱是为了爱。如果爱返本归源,流回本源,从本源不断汲取涌出的水,爱该是多么伟大的事!在灵魂的一切活动、情感和情绪中,只有爱,我们能够用来还报造物主,虽然这种还报并不相当,但至少表现出爱的相互交往。因为当天主爱的时候,无非愿意被爱;祂爱人,只是为了使人爱祂;祂知道,凡爱祂的人,在爱中,便能获致圆满的喜乐。

「新郎」的爱,或更好说新郎就是爱,只要求互爱与互信。因此,愿那被爱者能够还爱。新娘既身为「爱」的新娘,怎能不爱呢? 「爱」本身怎能不被爱呢?

因此,新娘该摒弃一切内心的其他感情,为能完全委身于唯一的爱;新娘只能够以爱报爱。因为即使她能完全投身于爱情之中,这对从泉源本身涌出来的爱的永恒激流说来,又算得了什么呢?显然,爱者与爱本身,人灵与圣言,新娘与新郎,造物主与受造物,二者之爱是不相等的,就好像渴者之于水泉一般。

那么又怎样相爱呢?难道新娘完婚的企望就因此而丧失并完全消散吗?因为她不能与巨人并驾齐驱,论甘饴她不能与蜜相比,论温良她不能与羔羊相比,论洁白她不能与玉簪花相比,论光彩她不能与太阳相比,论爱情她不能与爱情本身相比,那么,她声声叹息所表示的愿望,她爱情的热力,她满怀信赖的期待,都将全部落空吗?不!因为受造物本性有限,所以爱得少;但若人全心去爱,就全部爱情而论,他将一无所缺。因此,只要人全心爱主,就仿佛与主缔结神婚;因为在婚姻中不管谁爱的多或谁爱的少,只要新郎和新娘同意结婚,便成为真实而完整的婚姻。谁也不要怀疑,天主圣言的爱先于人的爱、超越人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