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干达殉道诸圣
公元 1886 年逝世

乌干达殉道诸圣 (公元 1886 年逝世)

庆日:6月3日


殉道者的光荣是重生的标志 (教宗圣保禄六世为殉道者列品时的讲道词)

这几位非洲的殉道者为殉道录──胜利者之书──又添了新的一页,这一页记载的事迹,非常悲惨而又特别壮观;这一页的确值得与古代非洲光荣的记述并列。我们现代人由于我们的小信德,从未想到这些记述会在后代重演。

例如,我们想到西里、迦太基的殉道者、以及乌底科那「洁白群众」的动人事迹,这是圣奥思定和蒲鲁登所忆起的;我们在金口若望的丰富赞辞中也读到埃及殉道烈士们,和汪达尔教难时殉道烈士的动人事迹。谁能想到今天新殉道者的事迹与古代圣者的英勇及光荣事迹相比,并不逊色。

谁能预见,有朝一日,人们要把嘉禄.卢安加、玛迪.莫隆巴和他们二十位同伴的芳名、与非洲这些伟大的殉道者和精修者、这些令人不能忘怀的人物并列呢?诸如圣启廉、圣芬莉、圣蓓蓓和伟大的圣奥思定等。我们也不要忘记那些属于英国教会而为基督之名舍命的烈士。

非洲的这些殉道烈士的确展开了一个新的时代。我们的意思并非说这时代将走向迫害与冲突,而是走向宗教与政治的重生。

事实上在被这新时代的元勋、殉道烈士的鲜血所灌溉的非洲土地上──天主乐意这殉道者是最后的:因为他们的全燔祭是如此的高尚而宝贵──一个自由而独立的非洲正在重生。

这些殉道者所忍受的惨无人道的折磨,令人可怖,却富有意义。这时代的惨剧清楚地显示出,一个新民族需要一个伦理基础,需要一种崭新而扎根的精神传统,为能传递给后代。这种惨剧象征式地说明并促成一种由简单而原始的生活方式到更文明的生活的演变。当然,旧的生活方式并不缺乏美好的人性价值,但是它是受到破坏而有缺陷的,好像被约束在各种限制之中。在新的社会生活中,人类心灵能享有更崇高的表现,和更美好的社会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