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達修
公元 296-373 年

聖達修 (公元 296-373 年)

慶日:5月2日


論聖言降生成人

天主聖言是無形的、不朽而非物質的,祂來到了我們人間。但是祂在此以前並非離我們很遠,因為祂臨在於受造物的每個部份,因為祂與父一起充塞萬有。祂由於愛我們,而到我們這裏來,並公開地將自己顯示給我們。

祂可憐我們人類,同情我們的軟弱,祂為我們的敗壞而感動,不忍讓死亡統治我們。祂不願祂所曾開創的事業喪亡,也不願看到聖父創造人類的工程徒勞無益。於是取了一個肉體,一個與我們並無二致的肉體,因為祂不願意只存在於肉體內,或者僅僅顯示出來。

如果祂只願意顯示出來,祂能夠取另一個更強有力的身體。但是,祂竟取了我們的肉體。

祂在童貞女的懷抱中,建立了祂的宮殿,就是祂的肉體。祂使之成為自己的工具,藉以使人類認識祂,並作為祂的住所。這樣,祂取了與我們同類的肉體,由於我們全人類都要遭受死亡的腐朽,祂就為了我們眾人將自己的身體交與死亡,並為了愛我們而將它奉獻給聖父。祂這樣做是為摧毀那反對眾人,而使人腐朽的法律,因為眾人都在祂內死亡。事實上,這死亡的法律曾以全力攻擊吾主的身體,此後便不會再有能力攻擊那與祂相似的人類了。如此,在人類墮落後,聖言又使他從腐朽中成為不朽的;使他從死亡中又得到生命:因為祂藉所取的肉身和祂復活的恩寵,使死亡遠離了人類,猶如乾草被烈火所焚毀一樣。

聖言取了能死的肉身。這樣,這身體因分享至尊的聖言,而能代替眾人死亡;同時因為聖言居住在這身體中,它常保持不朽;最後,因其復活的恩寵,而將全人類從腐朽中解救出來。

天主聖言將祂的肉身交付於死亡,作為祭獻,作為無玷的犧牲。祂藉著祭獻自己的肉體,便立刻為我們人類消滅了死亡。

這樣,超乎一切的聖言奉獻了祂的宮殿,就是祂的肉體,作為大眾的贖價,以祂的死亡償還了我們的債。祂藉祂那與人類相似的肉身,而與全人類結合。如此,不朽的天主聖子因祂的復活所帶來的恩許,而為我們全人類穿上不朽。

使人腐朽的死亡,對所有的人不再有任何的權力,這是由於聖言藉祂那唯一的肉體、居住人間。


不要以言語,而要以行動來過即將來臨的節日

那為我們而成為一切的聖言已臨近我們:祂就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祂應許我們將常與我們同在。祂曾高呼說:「看哪!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終結。」

基督本人是牧者、大司祭,是門又是路:祂為我們的緣故同時成為這一切。同樣,祂出現在我們人間作我們的慶節、聖日,正如保祿宗徒說:「我們的逾越節羔羊 ── 眾人期待的基督,已被祭殺,作了犧牲。」祂曾光照聖詠作者,使他祈禱時說:「我的喜樂,請從那圍攻我的敵人手中拯救我。」這是真喜樂,這是真慶節:就是袪除災禍的一日。為使我們每人得到這喜樂,都該度行為正直的生活,在敬畏天主的安靜中心裏多加默想。

聖人們就是這樣歡度一生,常像過節一樣。例如真福達味,黑夜不止一次,而是七次起身祈求天主施恩。還有那偉大的梅瑟,常歡唱聖詩,頌謝天主,因為祂拯救了被壓迫的猶民,打敗法郎而獲得勝利。之後,還有其他古代聖人像偉大的撒慕爾,以及那真福先知厄里亞,他們生平常樂意舉行對天主的神聖敬禮。他們生前藉聖善的生活而獲得自由;如今他們在天上常過著喜慶節日。他們高興曾在陰影中度過塵世的旅程,如今在天上,可以看清預像和真實情況的區別。

但我們如今為歡度節日,應取那一條道路呢?節日將近,我們將以誰來做我們的領導呢?親愛的各位,沒有別人,只有那位你們與我共同稱呼的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祂說:「我是道路」,祂就是洗者若翰所說的,「除免世罪者」。祂洗滌我們的靈魂。正如耶肋米亞先知所說:「你們要站在路上,要看看,要分辨那一條路是好的,然後你們將會在那裏發現淨化你們靈魂的道路。」

古教時,公羊的血,小牛的灰,被灑在不潔的人身上,只能淨化他們的肉體;如今我們每個人都因天主聖言的恩寵完全被洗淨。如果我們緊緊地追隨基督,即使仍在此世,我們就好似已站在天上耶路撒冷的門口,瞻望那永恒的慶節。如同那些跟隨救主為首領的宗徒們,不拘過去或現在,都是這種恩寵的導師。因為他們說:「我們捨棄了一切,來跟隨了祢。」這就是說:我們也跟隨了主;我們不但用口舌,還要用行動遵守主的慶節。


智慧的形狀和肖像刻在天主的工程上

在我們內,並在萬物內都刻有智慧的一個印記,因此那創造萬物的真「智慧」要求把所有帶著祂肖像一切,視為祂自己,而正確地說道:「上主在祂化工內創造了我。」這是那在我們內的智慧說的,但上主將這句話視為自己的話。

因此,身為創造者的不是被造的。但是因為在受造物內有被造的祂的肖像,祂說這些話便好像是論自己本身而說的。正如同主親自說過:「誰接納你們,就是接納我」,這是因為祂的肖像印在我們身上。同樣,天主的智慧雖然不是受造物中之一,但因祂的印記和肖像印在受造物上,因此祂說話時,好像自己是一受造物:「上主在造化之初就創造了我。」

智慧的印記蓋在受造物上,是要使世界藉此而認識自己的創造者 ── 聖言,並藉著聖言而認識父。這正是聖保祿所訓示的:「關於天主,人所能知道的,對他們說來原是明顯的,因為天主已經親自顯示給他們了。其實,自從創世以來,祂那看不見的美善,都可憑祂所造的萬物為人所認識。」因此天主聖言就本性而言、絕不是受造的,箴言所說的智慧,應當指那真在我們身上的智慧,並且被認為是如此。

可是,假設有人不願意相信這些,他們應答覆我們:在受造物內,有沒有某種智慧呢?若說沒有,那麼,保祿為什麼這樣抱怨說:「由於天主的智慧,世人沒有藉著智慧而認識天主」呢?若說沒有任何智慧,為什麼聖經提到很多智者呢?「智者心懷恐懼而戒避邪惡,並以智慧建築房屋。」

訓道篇也說:「智慧使人容光煥發。」又對傲慢者帶著責問的語氣說:「你不要問:『為什麼往昔的日子比現在的好?』因為這不是一個明智的問題。」

息辣的兒子證實在受造物內有智慧,他說:「祂把智慧傾注在祂一切的化工上,並照自己的恩賜,傾注在一切有血肉的人身上;又將它賜給那些愛慕自己的人。」這裏所說的「傾注智慧」,絕不是指傾注智慧的本質,因為智慧的本質是自有的,是天主的獨生子;而是指呈現在世界上的智慧。所以:如果那創造萬物的真智慧,以智慧與知識的形式把自己傾注在世界上,而像談論自己一般的說:「上主在祂的化工內創造了我」,那有什麼不可信的呢?因為那在世物上的智慧也不是造物者,而是在天主的化工內被造的,是藉著這種智慧,「高天陳述天主的光榮,穹蒼宣揚祂手造的化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