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良一世
公元 400-461 年

聖良一世大教宗 (公元 400-461 年)

聖良一世出生於意大利;在公元440年,登上伯多祿宗座,成為人靈的善牧和父親。在他任內,有加采東大公會議,肯定耶穌基督是兩性一位:真人真天主的信理。聖人竭力鞏固信理的完整,維護教會的統一。他的講道和祈禱,對羅馬禮儀的發展,有很大的影響。他對野蠻人的侵襲,或竭力抗拒,或予以安撫,剛柔並重,堪稱馬「大教宗」。四六一年安逝,十一月十日是聖良一世的慶日。


我們與天主和好的奧蹟

倘若我們說,我們的主、貞女聖瑪利亞之子是一個真正而完美的人,而不相信祂這個人出身於福音所說的那個家族,則對我們毫無益處。

因為瑪竇福音以「亞巴郎之子、達味之子耶穌基督的族譜」開始。這樣,祂人性的族譜由亞巴郎按照系族的序列,直傳到我主之母所許配給若瑟為止。

但路加聖史,從耶穌開始,一代代推上去,直到人類的始祖為止,以說明第一亞當,和新亞當是同種同族的。

毫無疑問的,天主子以祂的全能,儘可借人的形像顯現給人,以教導人、聖化人,一如祂顯現於古聖祖與先知們的方式:比如與雅格交戰或與亞巴郎交談,或接受他的招待,甚或取用供給祂的食物。

可是,天主的這種顯現只是預像,奧妙地預示或預告將來的救主。祂將實實在在從聖祖的族系中攝取真正的人性。

因此,在這種種預像中,並沒有一個能實現我們與天主和好的計劃,雖然這計劃是天主從永遠就已安排的。因為那時候聖神尚未降臨在貞女身上,至高者的能力尚未庇蔭她,好使智慧能在她纖塵不染的聖胎中,為自己建造一個宮室,並使聖言成為血肉。天主性與奴僕的人性竟在一個位格上相聯合為一,而使超越時間的造物主,能在時間內誕生,那造成萬物的聖言能生於萬物之中。

原來,那「帶著罪惡肉身的形狀」的新人,如果不接納我們原祖的人性;那與天父同一性體者,如果不願與貞母共有同一性體;那唯一無罪者如果未曾與我們的人性合而為一,那麼,整個人類仍然普遍地隸屬於惡魔的權下。假設基督所從事的戰鬥與人性無關,我們就不能分享祂的勝利。

但是,藉基督與人性這個奇妙的結合,我們重生於天主的奧蹟照耀在我們身上:正如基督藉聖神而受孕並誕生在世,同樣,我們也是藉同一聖神而重生,獲得超性的生命。

故此,聖若望聖史論及信友們說:「他們不是照血統,不是由肉慾,也不是由人意,而是由天主生的。」


基督的十字架是一切福澤的泉源及一切恩寵的原由

我們的理智受到真理之神的光照,應以純潔自由的心靈、接受那照耀天地之十字架的榮耀;要以內心的銳利眼光去觀察,基督在論祂即將面臨苦難時所說的話有什麼意思:「時候來到,人子要得到光榮」;然後,祂又說:「如今我靈悲傷,我能說什麼呢?父啊!救我脫離這個時刻吧!但我正是因此而來到這個時刻。父啊!光榮祢的兒子吧!」當時,聖父的聲言自天而發說:「我已光榮了祢,而且我將來仍要光榮祢。」耶穌便回答周圍的羣眾說:「這個聲音不是為我,而是為你們而發。如今是審判世界的時候,如今此世的首領要被逐出。至於我,當我從地上被舉起來時,我將吸引一切都來歸向我。」

十字架的力量多麼奇妙啊!苦難的榮耀真是不可言喻啊!在十字架上有上主的法庭,有對世界的審判,有被釘者的權能!

主啊!祢曾吸引一切來歸向祢,使那只在猶太聖殿中所曾舉行的象徵性祭祀,得在全球各民族之中,以圓滿而明顯的聖事方式舉行。

如今的肋未品級遠比過去顯耀;如今長老的地位遠比過去尊高;如今祭司的受傅禮,遠比過去神聖,因為祢的十字架是一切福澤的泉源,一切恩寵的原由;信友們藉它,在軟弱中得到神力,在凌辱中得到榮耀,在死亡中得到生命。如今各種血肉的祭祀完全廢止;而祢的聖體聖血唯一的祭祀綜合並完成了所有其他祭祀,因為祢是真正的「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這樣,祢在祢身上完成了一切奧蹟,使萬邦成為一個王國,正如祢的唯一祭祀代替了其他一切祭祀。

故此,親愛的諸位,我們要明認那萬民的導師聖保祿使徒所明認的,他說:「這句話是確實的,值得完全接納:基督耶穌到世界上來,是為拯救罪人。」

從此看來,天主對我們的仁慈更是奇妙,因為基督受死不是為義人,也不是為聖人,而是為不義和不敬主的人:天主性雖不能受死亡的侵襲,祂却取了人性的身體,由我人中出生,好能為我們受死,自我犧牲。

過去,祂曾藉著宣報祂自己之死的勢力、威脅我們的死亡:因為祂藉歐瑟亞先知說:「死亡啊!我將是你的死亡,陰府啊!我將是你的毀滅。」祂藉著死亡曾屈服於陰府的法律之下;祂藉著復活却摧毀了那些法律。這樣,祂取消了死亡的永久性,把它變為暫時的,誠如聖經所說的:「眾人皆因亞當而死亡,照樣,眾人也因基督而獲得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