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爾納鐸
公元 1090-1153 年

伯爾納鐸 (公元 1090-1153年)

慶日:8月20日


聖母侍立十字架旁

童貞聖母的殉道之苦,在西默盎的預言中、和吾主的受難史中、都曾提到。年高德劭的老人論及嬰兒耶穌、向瑪利亞說:「請看,這孩子將要成為受反對的目標,一把利劍將要刺透你的心靈。」

可讚頌的母親,真有一把利劍刺透了你的心靈。假設這把利劍沒有刺透你兒子的肉體,也就不能刺透你的心。誠然,這屬於你的耶穌──雖然也屬於眾人,可是祂特別屬於你──斷氣後,那無情的長矛並沒有刺透祂的心靈;長矛沒有憐惜一位死人,可是它却不能再使祂感到痛苦,却刺開了祂的肋旁,可是它所刺透的却是你的心靈。耶穌的靈魂的確已不在那裡,但是你的靈魂却不能逃避。是痛苦的力量刺透了你的心靈,我們理應宣稱你是「超級殉道者」;因為你所受的苦痛,確實超過人體所感到的痛苦。

「母親,這就是你的兒子!」這句話為你不是比利劍更厲害嗎?它刺透你的心靈,甚至使靈魂與精神分離。這是怎樣的交換啊!若望被交付給你,以代替耶穌,你滿懷熱情的心靈、怎能不被刺透呢?僕人代替主人,弟子代替老師,載伯德之子代替天主之子,凡人代替真天主!我們的心雖然堅硬如鐵石,稍一回憶這句話,也會被撕裂,你一聽到這句話,怎能不「心痛欲裂」?

弟兄們,你們不要驚訝:瑪利亞被稱為心靈上的殉道者。誰忘記了保祿所說,外邦人最大的罪孽之一,就是「無情」的話,才會驚訝。這樣的罪,聖母的心中絕對沒有,她忠僕的心中也不會有。

但是也許有人說:「難道聖母沒有預先知道耶穌要死嗎?」毫無疑問。「難道她不知道祂不久就要復活嗎?──她堅信不疑。既然如此,她看到耶穌被釘,還會感到痛苦嗎?是的,痛苦萬分。弟兄!你是誰?你的智慧從何處而來,使你對瑪利亞的痛苦,比對她兒子的痛苦更驚奇呢?聖子能在肉身內死亡,難道聖母不能在心內與祂一同死亡嗎?是愛德使耶穌受死,人間沒有比這更大的愛;是愛德使聖母忍受痛苦,人間沒有其他母親的愛能與之相比。


為上主所預備、為古聖祖們所預示的女子

只有生於童貞女的誕生才與天主的尊高相稱;同樣,也只有這種生子的方式適於一位貞女:她所生的就是天主。因此,造人的天主應從眾人中揀選,或最好說,創造一位相稱而使自己中意的母親,以使自己生自人,並成為人。

為此,祂願意祂的母親是一位貞女,好由無玷之母出生無玷之子,以便後來滌除萬民的罪污。

祂願意祂的母親也是良善心謙的,好由良善心謙者,出生良善心謙之子,祂將成為這些美德的楷模,這些美德為萬民的得救也是必需的;所以祂先啟發她發願守貞,賞給她謙遜美德,然後才賜她懷孕自己。

否則,倘若她有些許缺點,非來自聖寵,天使怎能向她說:「萬福,滿被聖寵者」呢?因此,那將懷孕並將產生聖者中之聖者的女子,早已在心神方面領受了守貞與謙德的恩賜,好使她在肉體方面也是聖潔的。

這位王家貞女,身潔心清,諸德俱備,美麗超羣,容光煥發,甚至引起天上神聖的注視:天上的君王開始戀慕她,從天上給她頒佈聖旨。

福音記載:「天使奉天主差遣到一位童貞女那裡去」。她冰清玉潔,矢願守貞,像保祿使徒所描寫的,她身心聖潔;而且她不是最後或偶然被發現的,而是自永遠即被揀選的,由至高者天主所預先認識的和準備好的,由天使所保衛的,由古聖祖所預示的,由先知所應許的。


時期一滿,圓滿的天主性就出現了

「我們的救主天主的良善和人性已顯現了」。我們要感謝天主,因為祂在我們旅居此世,在此充軍與苦難的時期,給予我們許多安慰。

天主子降生成人之前,天主的良善仍是隱藏的。當然,祂的良善很早就存在,因為上主的慈善是永遠的。但如何才能認出祂的慈悲呢?天主曾應許過,但人未曾體驗到;因此,曾有許多人不相信。是的,「天主在古時,曾多次並以多種方式,藉著先知對我們的祖先說過話。」祂曾說:「我對你們所懷的計劃,是和平而不是災禍的計劃。」可是那曾受苦受難,而從不知和平的人能答覆什麼呢?他們說:「和平、和平,實際上却沒有和平。」因此,和平的使者們曾苦苦哭泣著說:「上主啊!有誰會相信我們的報導呢?」可是如今,願人們至少相信他們親眼所看到的,因為「上主的證明已成為極其可信的。」而且,「天主在陽光中設置了自己的帷帳」,好使視力極壞的眼也能看到。

注意!這不再是預許的和平,而是已送來的和平,這不再是延期的和平,而是已賜下的和平;這不再是預言的和平,而是已實現的和平。這好似天主聖父把一個裝滿自己慈悲的口袋,送到地上來了。我所說的口袋,在基督受難時破裂了,袋內所裝的一切,即贖罪代價,就都傾流出來了。是的,這個袋子雖小,却裝得很滿。誠如依撒意亞先知所說的:「有一個嬰兒為我們誕生了」,但「在祂身上却住有完整而圓滿的天主性」。因為「時期一滿」,天主完整圓滿的本性就出現了。祂帶著肉身而來,好使我們的肉眼看到祂,這樣,當祂的人性顯示時,祂對人的慈善也能為人所體認。天主的人性一旦出現,天主的良善就不能再隱藏。有什麼比天主取了我的肉身降生成人的事實更顯示出天主的慈善呢?我說,天主取了「我的肉體」,意思是說:天主沒有取那亞當犯罪前的肉體。

有什麼比天主接受了我們可憐的處境,更清楚地證明祂的慈愛呢?天主聖言為了我們的緣故變成了草芥。還有什麼其他的事實更能表現祂的豐富慈愛呢?「上主,世人算什麼,祢竟眷顧他;人子算什麼,祢竟懷念他?」願我們從天主降生成人的這個事實深深認識到:天主如何照顧人,如何懷念人,同情人。世人哪!你不要問,你受什麼苦;但要問祂受了什麼苦。你該從祂為你所做的一切事上,體認祂多麼器重你,好使祂的良善,從祂的人性上,顯示於你。因為祂在人性方面越卑下,也越顯示出祂慈愛的偉大。祂為了我越是自卑,祂為我也越是可愛。故此,聖保祿使徒說:「我們的救主天主的慈愛和祂的人性,已經顯示出來了。」誠然,天主的慈愛與人性多麼偉大、多麼顯明:祂願把人性與祂的天主性結合,這個事實確是祂慈愛的偉大證明。


論默觀的等級

我們要站在穩妥的地上,我們要全力依附基督──永不動搖的磐石,就如聖經所載:「祂放我在磐石上,穩定我的腳步。」我們這樣站穩之後,就要開始默觀天主,看看祂要對我們說什麼,我們要如何答覆祂的指摘。

親愛的弟兄們,默觀的第一級就是我們不斷地思考:上主願意什麼,祂喜歡什麼,在祂眼中祂悅納的是什麼。因為我們在許多事上得罪了天主,我們的倔強時常與天主的聖意作對,因而不能與祂合一及相契。所以我們該在至上天主的威能前謙誠懺悔,一心仰望祂的慈目垂視我們可憐的處境,向祂說:「主,求祢醫治我,我必獲得治愈;求祢救我,我必會得救」;「主,求祢可憐我,醫治我!因為我得罪了祢。」

我們的神目既藉這種思想獲得淨化,我們的生活不再充滿悲酸苦痛,却在天主的神內,獲享極大的喜樂;那時,我們不再考慮:天主在我們身上的旨意是什麼,而是天主聖意本身究竟是什麼。

因為我們的生活就是在於實行天主的聖意;我們深信,在任何事上沒有比「承行主旨」為我們更為有用,更為有益的。因此,我們若願意保持我們靈魂的生命,就該小心翼翼,不要違背天主的聖意。

當我們隨從那尋求天主奧秘之聖神的指引,在神修方面稍有進展時,我們就該默想:上主是何等甘飴;祂本身如何美善。我們要同先知一起祈禱,求使我們認識上主的旨意,並拜訪祂的聖殿,而不是巡視我們的心,同時向天主說:「我的靈魂惴惴不寧,因此我將懷念祢。」

整個靈修生活繫於這兩種因素:當我們想到自己時,就驚慌不安,我們的悲傷會帶來救援;當我們默觀天主時,便精神振作,並在聖神內獲得欣慰;因此,前者使我們產生畏懼與謙遜;後者激起希望與愛火。


我愛,因為我愛;我愛是為了愛

愛為它自己足夠了,它藉自己並為自己而喜悅。愛就是它自己的功勞,就是它自己的賞報。愛不需要外在的原因或結果:愛的果實就是愛的本身。我愛,因為我愛,我愛是為了愛。如果愛返本歸源,流回本源,從本源不斷汲取湧出的水,愛該是多麼偉大的事!在靈魂的一切活動、情感和情緒中,只有愛,我們能夠用來還報造物主,雖然這種還報並不相當,但至少表現出愛的相互交往。因為當天主愛的時候,無非願意被愛;祂愛人,只是為了使人愛祂;祂知道,凡愛祂的人,在愛中,便能獲致圓滿的喜樂。

「新郎」的愛,或更好說新郎就是愛,只要求互愛與互信。因此,願那被愛者能夠還愛。新娘既身為「愛」的新娘,怎能不愛呢?「愛」本身怎能不被愛呢?

因此,新娘該摒棄一切內心的其他感情,為能完全委身於唯一的愛;新娘只能夠以愛報愛。因為即使她能完全投身於愛情之中,這對從泉源本身湧出來的愛的永恒激流說來,又算得了什麼呢?顯然,愛者與愛本身,人靈與聖言,新娘與新郎,造物主與受造物,二者之愛是不相等的,就好像渴者之於水泉一般。

那麼又怎樣相愛呢?難道新娘完婚的企望就因此而喪失並完全消散嗎?因為她不能與巨人並駕齊驅,論甘飴她不能與蜜相比,論溫良她不能與羔羊相比,論潔白她不能與玉簪花相比,論光彩她不能與太陽相比,論愛情她不能與愛情本身相比,那麼,她聲聲嘆息所表示的願望,她愛情的熱力,她滿懷信賴的期待,都將全部落空嗎?不!因為受造物本性有限,所以愛得少;但若人全心去愛,就全部愛情而論,他將一無所缺。因此,祇要人全心愛主,就彷彿與主締結神婚;因為在婚姻中不管誰愛的多或誰愛的少,祇要新郎和新娘同意結婚,便成為真實而完整的婚姻。誰也不要懷疑,天主聖言的愛先於人的愛、超越人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