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熱心生活入門


聖師方濟各沙雷氏主教 (公元 1567-1622)

著熱心生活入門

造物主天主在創造萬物時,便吩咐植物,按照種類結出果實:同樣,祂也命令身為教會的生活的植物──基督徒,按照自己的特性、地位和職務而結出各種不同的熱心果實。我的意思是說:不論貴族或工人,僕人或王侯、寡婦或未婚少女及已婚婦女,應以不同方式實行熱心神業。不僅如此,而且他們的熱心神業也應該分別適合各自的能力、工作和職責。

斐洛德!請你告訴我:如果主教像加多仙隱修會士似的隱居獨修,是否適宜?如果已婚的夫婦像加佈遣會士似的不注意儲蓄,是否適宜?如果修會會士在世俗中周旋,而工人都整天在聖堂中祈禱,是否適宜?相反地,如果一位修會會士如同主教一樣,救助人的種種急難,終日拋頭露面,是否適宜?這種熱心神業豈不是可笑的,反常的和無法容忍的嗎?

而這種錯誤和荒謬行為却屢見不鮮。斐洛德!這是完全不對的,因為真誠的熱心絕不破壞,而應成全一切並完成一切。如果熱心神業與人的職業和地位有衝突,那麼毫無疑問地是假的。

蜜蜂從花叢中採蜜,絲毫不傷害或破壞鮮花;鮮花仍然是完整無缺的、絲毫不受污染的,仍然是盛開的。真誠的熱心不僅如此:它不破壞人的事業和職責,而且使事業大展鴻圖,並使職責多彩多姿。

正如一顆鑽石浸入蜂蜜中,更顯示出其晶瑩的光澤;同樣,如果人的事業與熱心神業互相配合,也就更為悅人,更加完美:操持家務變得更輕鬆愉快,夫婦間的恩愛也更為誠摯;服事元首也更為忠心耿耿;盡各種職務也都更為勝任愉快。

因此,以下的作法不僅是錯誤,而且也是異端:即把熱心神業從軍營中,從工人的工地中,從君王的朝廷中,從已婚者的家庭中驅逐出境。親愛的斐洛德啊!我承認純默觀性、隱修和修會的熱心神業,為以上所說的這些人們、絕無法實踐。但是,除此三種熱心神業以外,還有許多其他的熱心神業,適合於那些生活在世俗中的人們,並能使他們達於至善。

因此,我們不論身在何處,都能夠也應該企望度完善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