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權利


有人把婚姻叫做「愛的學校」,就是在那個地方夫妻二人能學到怎樣彼此珍惜和自願交付自己。婚姻是導向配偶之間的幸福以及生養和教育子女。如果夫妻能夠有愛心的接受天主所給他們的子女,他們就會成為父母而在婚姻中經驗著圓滿的喜樂和愛。在起初天主就有了這個意圖的;當祂為了男人和女人而造了對方,並使他們合而為一,天主也命令他們要生育繁殖,做為天主造化工程的承繼人。

人工墮胎是社會失掉了從天主來的人性身份的結果, 而人不再認為自己是被召叫來參與天主的創造能力. 在1960年代的那幾年, 美國的道德倫理價值因性革命 (sexual revolution) 而倫落了. 那時候, 許多人以激進的行動尋找獨立自主. 同時, 製藥公司也急速的發展了避孕的藥, 它們大做廣告說這是一種神奇的藥, 使他們能夠有性而不必怕懷孕. 結果, 性跟它從來導向生養的恩賜, 跟慎重的愛的承諾, 跟將組成家庭的恩賜, 就越來越分割了. 如今, 社會應該重新恢復它的意識而認清,性是神聖的, 而且謙遜, 尊敬, 潔淨和剛毅的這些德性都該培養的.

有人試想辯解人工墮胎是社會公義的一部分; 特別是選擇的私權. 但是, 一個人有生命的權利是最基本的權利; 沒有它也沒有什麼公義. 社會上的公義跟有生命的權利是聯在一起的.

人的心是為了愛而造成的. 如果社會繼續對從自受孕而開始到自然死亡的生命不尊重的話, 它就否認了人類做為天主的兒女的尊嚴. 教會教我們人的生命, 自受孕的開始, 就應該絕對的受到尊重和保護. 人自開始存在的一刻, 做為一個人的所有的權利就應該得到承認, 對無辜者生命權利的不可侵犯, 便是其中之一. (教理22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