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母蒙召升天

在 1950 年,教宗比約十二世 「Munificentissimus Deus」宗座憲令中,宣稱榮福童貞升天的信條。「Munificentissimus Deus」是拉丁文,意思就是 「不可形容的天主。」是時候了,因為不只是成聖的人已經講過了,以及早期的教會在他們的傳統,祈禱,忠誠,聖像和儀式,都表達了。

在教宗比約十二世的宣讀中,他把榮福童貞升天的信條跟以前三個瑪利亞的信條聯在一起:1854 年的無染原罪,649 年瑪利亞的永久童貞,以及 431 年的天主之母瑪利亞。

榮福童貞升天的信條敘述瑪利亞,為了一個很特殊的權利,就是她的無染原罪,克服了罪惡。還有,她不必尊守肉體焤爛,也不必等到世界末日才贖回身體。另外,瑪利亞的升天是保持她是天主之母的尊嚴。以及聖若望 (St. John Damascene) 說過:正如瑪利亞的童貞沒有破壞,她的肉體也應該在死後沒有焤爛。聖阿費 (St. Alfred the Great) 再度肯定瑪利亞的榮福不能完全,除非她在天堂上有肉體跟靈魂,正如天使加俾額爾說過:「瑪利亞,充滿聖寵者」。

所以,尊崇的天主之母,從永生中,與耶穌基督有一個很特別的方法連在一起。瑪利亞的無染原罪,她的神聖為母的童貞,以及她是神聖救世主的助手,最後受到她最高的榮耀,就是她的肉體不焤爛,像她的聖子一樣,克服了死亡,還有她成為了天堂的皇后。

我們關於瑪利亞的信德,最令人深信的証明就是她自己信德的表揚。瑪利亞之歌「我的靈魂頌揚上主」是一個很成功的宣稱,不過不是讚美她自己,也不是光榮她的成就,只是堅定她的為小和對天主不變的信德,天主對窮苦人偉大的仁慈。

瑪利亞提醒我們應該感謝贊美天主,以及依賴和對天主要忠誠。天主驅散那些心高氣傲的人,以及推下權勢者,卻舉揚了卑微貧困的人。天主使瑪利亞偉大因為瑪利亞謙虛。沒有言語形容天主對於謙虛人的愛及仁慈: 「Munificentissimus Deus」。

當我們在沉思瑪利亞的模範,希望我們也可以謙虛的奉行我們的生命去實行天上父親的意願,以及對人友愛。甚至今世對於物質,自我放縱,以及道德損壞,繼續威脅我們對於真理的追求,從榮福瑪利亞的升天,可以清楚看到我們真正的命運,就是有一天可以分享耶穌基督的複活。


教會的教父和偉大聖師們,在聖母升天慶節向信眾講道時,都以教友們已知和已接受的真理為主題。他們只是把這道理的意義和事實,予以更明確的解釋;他們特別清晰地指出:本慶節不僅是為紀念聖母的聖肉身死後從未腐朽,而且是為慶祝她戰勝死亡,和在天上所受的榮耀,一如她的獨生子耶穌基督那樣。
達瑪森.聖若望是這項傳統真理最傑出的宣講者。他把天主聖母的肉身被提升天的事,與她所受的其他恩賜和特恩加以比較,他侃侃地說:「聖母在分娩時既保持了童貞不受損傷,死後也理當保存她的肉身不受腐朽。祂既在胎中孕育了造物主,一如親子,理當居住在天主的帳幕裏。天父所迎娶的新娘,理當住在天上的洞房裏。她既然瞻仰了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兒子,受了如劍穿心的痛苦 ── 她在生祂時所免受的產痛 ── 也理當瞻仰祂與聖父高居寶座。祂既是天主之母,理當享有其子所擁有的權利,並被一切受造物尊敬為天主之母和主之婢女。」
君士坦丁堡的聖日爾曼認為:天主之母童貞瑪利亞的肉身,未曾腐朽而被提升天的特恩,不僅適合於她為天主之母的身份,而且,也適合於她那具有傑出聖德的童身。他說:「你正如經上所載,美麗絕倫的童身,完全貞潔、完全神聖,整個是天主的住所。因此它永不會再歸於灰土;但是,由於是人性的身體,必須經過改變,才能達到那不朽的超越生活;是這同一人性身體,享有一個嶄新而極光榮的存在,並保持完整無缺,享受一種完美的生活。」
另一位古代的作家曾肯定說:「瑪利亞是生命與永生的施與者 ── 救主基督、我們的天主最光榮的母親,基督便使她與自己一樣復活,並永遠分享祂肉身的不朽。祂使聖母從墳墓中復活起來,並以祂獨知的方式把她提升到祂自己身邊。」
這些教父們的推理與觀察,均以聖經為最後根據。聖經記載,主的母親與她的聖子的關係親密無比,常與祂同甘共苦。
尤須注意的是:從第二世紀始,教父們便把童貞瑪利亞看作新厄娃。她隸屬在新亞當權下,但在對抗人類仇敵的戰鬥中却與祂密切聯合在一起;這場戰爭,一如原始福音所預言的,當以對罪惡與死亡的徹底勝利為結束。罪惡與死亡在外邦使徒的書信中,總是密切相關的。因此,基督的光榮復活是這勝利的主要行動,和最後獎品。童貞聖母既與其子共同作戰,她的聖身也應受到最後的光榮。一如同一使徒所說:「這必死的將穿上不死的,那時就應驗了經上這句話:死亡在勝利中被吞噬了。」
這樣偉大的天主之母,從永遠開始,照天主預定的計劃,就以神妙的方式與耶穌基督結合在一起;她始孕無玷;成為天主之母,却仍然是童貞女;她是基督贖世的英勇伴侶,完全戰勝了罪惡及其後果。最後她獲得了諸特恩之冠:在墳墓中免於腐朽。她也與聖子一樣,在戰勝死亡之後,靈魂和肉體一同被提升天,獲享至高的光榮;在天上,她以母后的身分,坐於她聖子 ── 永生不死的君王 ── 右邊,大放光明。